新华社《新华视点》记者闫志宏、吴建峰

“史上最便宜的垃圾场,不买就亏了”“网打工,一天赚800元”……近日,有网友发现有人扫二维码进了微信群代码,并发布各种诱人的广告,引导团内会员购物或通过指定的转账操作获利。

《新华视点》记者发现,微信群二维码在网络上被倒卖,部分不法分子以此进行诈骗或洗钱。

花钱买二维码入群“做妖”,或作弊或洗钱

“各位会员,现在学校推出了辅导教材,主要辅导除语文和数学以外的三个重要科目,一共三套教材,还有专业老师的在线辅导,教材一共180元。请各位家长给群发红包,备注好孩子的名字。”

今年5月,在福建省安溪县某小学一年级的微信群中,有人发布了上述通知,19位家长陆续交了“材料费”后得知他们被骗并报警。

据办案民警王怀宗介绍,嫌疑人已被抓获。据该账号称,他通过网上购买微信群二维码进群,伪装成“数学老师”。“在潜伏的过程中,‘学习’了群里老师的语言风格微信群号,并用相同的头像和昵称骗取家长。” 王怀宗说道。

微信团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恶意转售微信群二维码、进群骚扰普通微信用户的恶意团伙一直是微信安全中心打击的重点。

2019年12月,微信安全中心发布提醒,部分不法分子借用他人提供的微信群二维码,批量洗钱违法犯罪所得赃款。据介绍,部分微信用户受到“兼职网赚佣金”广告的诱惑,按要求创建微信群,然后将群的二维码传递给中介;中介将二维码提供给网络黑行业参与者。扫码入群后,黑产参与者会在群内发放一定数量的红包,参与“兼职”的群员将提取红包转入指定账户,完成任务并获得佣金。

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延东表示,这种无正当理由协助他人转移资金、收取高额“佣金”的行为涉嫌洗钱。

据悉,河北、陕西、重庆等地已出现相关病例。

微信群二维码标明,有人被“打包到教堂”非法领取

记者调查发现,不少网络平台已成为微信群二维码交易和配送中心,一些网络社区不仅出售非法采集二维码的工具,还提供“包教会”服务。

搜索“群二维码”,可以发现很多以“微信群直播码”和“微信群二维码分享”为名的QQ群,都在售卖微信群二维码,涉及全国各行各业。有一两百人。

记者联系多位卖家,付款后被拉入相关微信群。随机找到的群组二维码价格为0.3元至0.5元,而指定群组二维码的价格为每个2元。

在其他一些社交或购物平台上,也有倒卖微信群二维码的案例。部分卖家通过“每天更新500组二维码”、“无限生成二维码活码”等方式吸引顾客。此外,还有人发布了XX地产业主群和XX品牌车友群的二维码信息。

同时,也有人出售微信群二维码“爬虫软件”牟利。一位卖家在网上向记者推荐了一款名为“极微社”的软件。软件月费189元。用户可自行添加关键词,在网站、微博、贴吧、公众号等平台抓取微信。二维码分组,提供智能检测真伪、过滤重复码等功能。

记者在卖家指定的平台上输入“网约车群”、“车主群”等关键词,5分钟内输出了227个微信群二维码。一位卖家告诉记者:“有了软件,你也可以做微信群二维码销售业务,薄利多销。”

还有一些网站公开提供相关教程。记者在某APP的搜索框中输入“群二维码”、“微信群”等关键词,立即跳出众多批量获取群二维码的教程。

例如,一篇名为《每日获取1000个微信群二维码的技术和渠道》的网络文章,详细介绍了如何搜索、使用微信群导航网站、使用采集软件获取微信群二维码。网上也有一些文章,不仅教如何批量快速获取微信群二维码,还“教”了如何在群里徘徊,了解群员的需求。

公安机关将加大打击力度,法律和技术防范有待提高

多地公安机关民警表示,微信群是熟人之间的社交平台,群内成员互信度高,对隐藏在营销中的违法行为缺乏警惕。

微信团队表示,针对微信群的网络诈骗,已推出专项打击、预警提醒、宣传教育等多项措施。对于恶意进群的,会被封号,开发的提醒功能可以一键踢出。并支持用户使群二维码失效。

据悉,购买二维码的不法分子主要是通过扫描进群。中国信息安全研究院副院长左晓东提出,目前微信群扫二维码进群无需审核。建议平台提高进群门槛,设置改为“群主或管理员要求”。防止不法分子通过群组二维码“混入”群体。

专家建议,应完善相关法律法规,严惩贩卖二维码的行为。高延东建议,目前交易二维码通常用于实施犯罪行为,可以考虑按照刑法第287条之2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”的相关规定予以惩处。

此外,业内人士建议,从源头上取缔非法获取微信群二维码的渠道微信群号,各平台应通过技术手段对此类交易进行整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