预调微调,确保稳定和进步

中国经济增速换挡_我国经济增速下行_增速换挡下行,势中向好

中国经济增速换挡_增速换挡下行,势中向好_我国经济增速下行

您如何看待我国目前的经济形势?如何进一步完善财政、货币和金融政策?如何建立房地产市场长效机制?经济日报邀请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、恒大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及其研究团队进行相关解读。

撰稿恒大研究院任泽平熊柴

中国经济增速换挡_增速换挡下行,势中向好_我国经济增速下行

作者2010年参与“ Shift”研究,2014年提出“新的5%优于旧的8%”。 2018年初提出产能“新周期”,“金融周期顶端”。

中国经济当前处于周期性和结构性触底期,正处于改革转型的关键时期。要坚定不移推进改革开放,建立更高水平的市场经济和开放体制。

当前,世界经济正处于新一轮增长周期,但可能会逐渐见顶和下降。 2008年金融危机后,美国、欧洲、日本等经济体相继复苏。近期,欧洲和日本制造业PMI持续下滑,美国经济正在见顶。 2016年下半年以来,中国出口持续复苏,但面临中美经贸摩擦和美联储加息的挑战。

中国处于金融周期的顶端,融资条件紧张。上半年社会融资增加9.1万亿元,比2017年同期减少2万亿元。6月末社会融资增速9.8%,M2增速降至8%,均创历史新低。在去杠杆取得积极成效的同时,融资条件和债务期限持续收紧的双重压力导致企业信用风险暴露。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的双重支柱应侧重于经济周期和金融稳定。近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,保持社会融资规模适度和流动性合理充裕。这其实是对此前中性紧缩政策的微调,但并不是全面放松。

增速换挡下行,势中向好_中国经济增速换挡_我国经济增速下行

房地产周期处于调控中期增速换挡下行,势中向好,未来将从短期调控转向建立长效机制。房地产销售、到位资金增速等先行指标趋于下降。 7月份部分政策释放出一些信号增速换挡下行,势中向好,去库存任务基本完成,棚改货币化比例将大幅降低。

生产周期已见底,新周期正在蓄力。 2010-2015年市场自发去产能后,加上2016年以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环保监管叠加,中国产能出现明显调整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产能利用率上升到76.8%,资产负债率从58%下降到56%以下后,现状有所回升。制造业投资在4%至6%触底后缓慢回升至6.8%,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继续攀升至15%以上。增加。预计未来将开启新一轮企业资本支出周期。不再是传统的落后、过剩产能扩张,而是新周期、新经济的内涵。

总体来看,中国经济处于产能周期底部和金融周期顶部,企稳向好的趋势没有改变。但也要看到,近期我国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很大。下半年尤其要防范内需外需因素叠加可能导致的快速下滑。中美经贸摩擦、地方政府融资监管、金融去杠杆、房地产调控、棚改货币化比例下降等可能对下半年经济增长产生集中影响年。

对此,要做好政策的预调和微调,既要防止货币释放重回刺激的老路,又要体现结构性改革的要求。财政金融政策需要协调配合,更加有效地服务实体经济,既要稳增长又要调结构。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,减税降费和促进有效投资工作要做得更好;稳健的货币政策要适度收紧,保持社会融资规模适度和流动性充足,疏通和落实货币信贷政策传导机制。出台了好的措施;金融监管政策要从“一刀切”到结构松紧。